✅ WWW.JG3535.COM 本域名已停止使用,点击进入最新官网!

2019-07-12 10:13:18

发布时间-|:2019-07-12 10:13:18

从那天开始,我发现护士主动把自己的水果和零食拿到他的病房。他是个哑巴,看到我后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两个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我,努力地想坐起来,全身被厚厚的纱布裹着,有渗出,很臭......患者儿子办完了住院手续后,我们用医院的平车推着老汉来到了住院楼。

患者的儿子没有任何的质疑和责怪,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:“我再去找钱。

接下来的两周:每隔3天换一次药,因为渗出在减少,换药时候我的动作更轻了,怕刺激产生疼痛加重颅内的出血,我期盼着患者颅内的出血不要再增加,快点吸收。

患者入院两周:从他住院那天开始,因为伤口感染,我每天都会给他换药,他全身的皮肤疙疙瘩瘩的,有些植皮处虽然已经贴合,但是因为瘢痕的形成显得疙疙瘩瘩的,看着让人不舒服。患者入院一周:我感觉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值得的。

“大夫,我想咨询您个事。

第一次换药,我竟然用了4个小时,整整4个小时。

那时候的我就是个愣头青,真应了那句话——刚参加工作,没吃过亏,胆大。

“大夫,我想咨询您个事。

那个时候我有些吃惊,因为这个病人,我和科里的师兄都有些闹翻了,没想到......推开换药室的门,我看到两个师兄在给他换药。

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

”当时我脑袋都大了,这么大的压力给我,我怕我......然后一想,主任让我收,他心里也会有分寸的,正好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,我快步走向了门诊。

患者入院后的70天颅内的出血没有进一步增加,一点一点地吸收了,我们赢了。

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,他痛苦地“啊,啊”叫着,眼睛一直看着我,眼神里好像在说“救我,救我......”后来经检查: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(量少)。“语气中带着几分责备和哀怨。

“您讲。那个时候医院外科住院病人并不是很多,三十几张床位住着一半的患者,我让护士安排了一个空病房给他单独住。

他是个哑巴,看到我后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两个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我,努力地想坐起来,全身被厚厚的纱布裹着,有渗出,很臭......患者儿子办完了住院手续后,我们用医院的平车推着老汉来到了住院楼。

他更瘦了,一眼就认出了我,他面部烫伤的创面我还依稀记得,他躺在抢救室的床上,儿子在一旁也认出了我。

“哦,过来看看。